Thursday, November 11, 2010

Copy::還是柔弱一點數

想起某君,
他也說我是堅強的.
堅強並不是拋棄人的藉口.

最憎扮柔弱,
縱然我並不堅強.
我想: 其實他不認識我.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還是柔弱一點數
有個相士告訴我,男人在辦公桌放些家庭照,對事業運很有幫助。女人在辦公桌放家庭照,等於叫老闆「唔好升我」。
Well,這裡有點心理學,有點社會學,相士都是社會學家。讓我Daisy 來說明一下吧,道理非常簡單:家庭照有助男人塑造「好好先生」的形象,相比那些「沒有腳的雀仔」,「好好先生」看來可靠得多。男人齊家之後就能治國,搞不好還順手平了天下。家裡小事有老婆辦妥,男人可以全情投入工作,老闆喜歡這類員工。
但假如各位稍為清醒一點,就會發現「好好先生看來可靠」不過是個錯覺罷了,很多男人齊家之後就急急去做齊人。治國? What a joke!
女人在辦公桌放家庭照,是事業上「無心戀戰」的宣言。結了婚就以家庭為重了,每天準時五點收工,飛奔回家看管老公、吩咐菲傭,還要帶孩子學琴跳舞畫畫補習,已經心力交瘁,哪裡還有心神放在工作上?老闆不喜歡這類員工。
那麼,世上有沒有結了婚仍在職場所向披靡的女人? Sure。當中有八成離婚收場。 「男女平等」這口號動聽得很,而動聽的話都是可疑的。事實上男女自古至今從來沒有平等過,吃虧是女人的分內事。社會表揚「事業家庭兩得意」的男人,卻容不下「事業家庭兩得意」的女人。太強了,女人不應該那麼強呀。
That's the point。女人有「應該」和「不應該」做的事情。超越了這個範圍,就是不安分。
那份「應該」的清單相當有趣。例如,女人應該既柔弱又剛強,一方面弱不禁風以滿足男人保護你的欲望,但老公一旦闖禍,又能閃電化身「美少婦戰士」,替老公把殘局收拾得妥妥貼貼;又例如女人應該既精明,又會在適當的時候失明;女人應該能言善道,同時會在適當的時候閉嘴;為免讓丈夫感到自卑,女人不應事業有成,但女人應該自力更生,不應花丈夫一分一毫。換言之,女人應該有能力讓錢從天上掉下來,從樹上長出來,不靠援交、走私或賣白粉來養夫活兒……這樣說下去我還可以寫出三萬字,現代女性「應該」具備的條件數之不盡,因為男人貪得無厭。
既柔弱又剛強──這不是互相矛盾嗎?傻仔,柔弱可以裝出來呀。所以我Daisy 常說,只要動腦筋,絕處可逢生。女人可以憑剛強在職場闖出一條血路,然後裝柔弱(或愚蠢)在情場殺個片甲不留。以下說一個實戰個案:
朋友Alvin 與一個女護士拍拖八年。有次他到內地旅行,在山上碰到一個香港旅行團,一位女團友弄傷了腳,Alvin 剛巧路過,把受傷女子背了下山。好一個愛心爆棚的臭男人。
三個月後, 「兩個只能活一個」的難題已經不能再拖。一個是拍拖八年的護士女友,另一個是在異地有緣相會的拗柴女子。「怎麼辦?我該選哪一個?」Alvi n 問我,然後把啤酒拚命灌進肚子。
「你愛哪一個比較多?」我問。
「兩個都愛。」我知其實給他十個,他也會同樣回答「十個都愛」。
「那就選比較漂亮的那一個吧。」我說。
「這個嘛, 其實兩個也不算漂亮呀。」Jesus Christ!這是人說的嗎?兩個女人甘願放下自尊,站在你面前任君選擇,毫無怨言,你這混蛋還去評頭品足,「不算漂亮呀」的侮辱一番,人家情何以堪?憑你閣下那副尊容,沒錢沒權沒勢沒學識沒前途,居然還有兩個女人去爭,世上究竟還有沒有天理?
「Okay,假如你確實認為兩人條件一樣,那道義上還是應該選原來的女朋友吧,畢竟你們認識在先,而且人家已將八年青春放在你身上了。」我居然還在跟他講道理!
最後他選了後來認識的一個。
「為什麼?」「因為她比較柔弱呀,如果我不要她,她一定受不了,也許就這樣崩潰了,或者跑去自殺。但原先的女朋友比較堅強,就算我不要她,她應該也能挺過來的。」「應該」?For God's sake!什麼叫做「應該」?這事雖然與本人無關,但那一刻我還是想兜巴摑醒Alvin 這個無情無義的男人。
因為她生性堅強,就理所當然地「應該」遭受不合理的對待嗎?軟弱的人就「應該」獲得厚待?心地那麼善良,又不見你把薪水全部捐給公益金?那麼熱心背人下山,又不見你放假去深水唐樓把阿婆背下樓?莫怪我Daisy 又來踢爆,無能的男人都喜歡軟弱的女人,那樣才不至於令他們過於自卑。
「你才認識了人家三個多月,你怎知那柔弱不是裝出來的?」我問Alvin。
「裝出來?哈,怎麼可能瞞得過我雙眼! 」他自豪地說。老實講,那一刻我真的有點羡慕他。此人蠢到一個地步,連自己蠢也不知道,那是一種回歸到宇宙存在之前的混沌境界。 好禪。
我一方面替那個堅強的女護士感到不值,另一方面卻又暗暗替她捏一把汗。萬一被那個廢物選上了,豈不抱憾終身?這個男人配不起她。
那位堅強女護士的遭遇不禁讓我想起了一句說話─It's cold up here。電影He's JustNot That Into You是一部出色的愛情小品,其中一位女編劇用英語訪問了不同民族的女性,談談作為女人的感受, 部分片段曾放在YouTube。一個北京女人說: 「It's cold uphere!」高處不勝寒。這就是中國現代女性的寫照。事業有成,堅強獨立,有學識有主見又不易受騙,穿一雙名貴高跟鞋優雅地往上攀,遠遠看去婀娜多姿,其實她幾乎冷死!唉,想到這裡就覺得好唏噓。
我很怕冷,攝氏十度已經在家裡開暖爐。我這輩子也沒有什麼理想可言,在山腳徘徊一下,看看風景撲撲蝶就已經開心到死,實在沒有必要攀上山峰。可惜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。現代女性其實並不是大家想像中那麼堅強啊,因為男人太過不濟,女人才「焗住」擔起大旗。所謂堅強,都是環境逼出來的。社會對現代女性抱過分的期許,因為你是二十一世紀的女性,你讀書多,賺錢多,因此就有風吹不倒雷打不死的義務。他日香港打起仗來,披甲上陣的還是女人。正當你拋頭顱灑熱血,有人卻又抱怨道: 「太強了,女人不應該那麼強呀!」大佬,你究竟想我點?
作為現代女性,我常常為社會對我的期望而感到迷茫。應該走「剛強」還是「柔弱」的路線呢?幸好社會對我的期望跟我本人是沒有任何關係的。我喜歡做什麼就做什麼,從來不向別人交代。無論「剛強」或「柔弱」,也不過是為了在職場和情場上取得便利而已。我在工作上面對的都是獅子豺狼,稍為柔弱一點也會馬上被吃掉,在那個時候;你得把自己包裝成很強的樣子,才能生存下去。談戀愛的時候,你得把自己包裝成很柔弱的樣子,才有運行啊。
Copy from 王迪詩 Daisy Wong

No comments:

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